首页 励志格言正文

金丝雀娇养记第16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金丝雀娇养记

《金丝雀娇养记》是由创作者山中人著作,主人公是崔绮郗翰之,金丝雀娇养记完整篇全文免费阅读文章叙述了:阿绮还记得,幼时时,萧明棠不过是因害怕寺中千姿百态的伟岸佛象,而常常又哭又闹,能致之后将她囚在浮屠中。

语音方落,阿绮稍觉惊讶,不由自主抬眸望一眼苏后。

她还记得,上辈子也曾到这宣训殿中向太后辞别,皇太后虽也多有舍不得之意,却不曾这般直接地说过要她警醒着郗翰之言谈举止。要来是因自身此前说明对这婚姻大事的不满意与对郗翰之的厌烦,反而让皇太后已不忌讳真正用意。

仅仅她作为父亲的女儿,就算再厌烦郗翰之,也觉不容易因自身的分别心而阻他***。

终究,他确实才可以出众,有豪情壮志,她还盼着他,能如上辈子一般,领晋人重返中华,一展国威,替爸爸完成一生心愿。

在苏后一眨不眨地凝视下,阿绮静静地垂眸,细声道:“阿绮定催促着他,自始至终将国家大事与老百姓放在心里。”

这般回应,其实是绕开苏后话中深刻含义,佯作不明白。

苏后深幽的眼光闪了闪,忽儿笑道:“而已,也就是我糊里糊涂了,你一年龄尚轻的小娘子,刚入婆家,本不应该教你担着这种事。且吧,待得了空,最小相位系统领着你相公回家看看。”

二人遂又叙了两三句,阿绮方站起褪去。

殿外宫人一见她出,忙飞过来往偏殿去,与等待已久的郗翰之一同出宫城。

二人相顾无言,只一前一后地行去,直到出得颐和园北宫门,阿绮方登行车道:“夫君若也有公务,可自离开,我往梅岭去。”

她语音婉转,确是在暗示着他,莫与之同行业。

梅岭坐落于城北,本属野外,确是块风水地,很多年前便被先帝指给亲妹庐陵宸妃做公墓,之后lol大司马崔恪峤去世,也葬这里。

她现如今要离开,要来今生再入健康的机遇,也十分迷茫,便欲往梅岭拜祭爸爸妈妈。

然郗翰之缄默一会儿,却好像仍未听得懂她话中之意,只立在立刻,隔着一层薄薄的车帘,道:“我没事,与你一同去梅岭吧。这2年里,我甚少入健康,也久未拜祭lol大司马,临走前,正该去一拜。”

阿绮知他此话乃真心实意,遂未再回绝,只惦记着,一会儿勿一起去就是。

长檐车随郗翰之的座骑同行业,半个时间方至梅岭公墓。

崔恪峤乃近些年崔氏一门中最才华横溢者,其闲雅账面价值,风流韵事气概,上至士族公卿,下到普通百姓,莫不敬仰,背后这一处公墓,也常为人正直怀咏。

崔家已有守墓者,长期在这里,一见阿绮前去,忙迎上前去。

在其中为首者,就是曾为崔恪峤府中侍从的鲁任。

鲁任岁数变大,自崔恪峤去世后,便自请至梅岭守墓,平时也替崔府管着一处田庄。他看见阿绮从小长大了,之后又普遍郗翰之跟在崔恪峤背后,与二人皆十分熟识。

今天见至终夫妇的二人同来,他正一些喜悦,遂托着麻烦的手腿亲身赶到,边为二人开道,边笑道:“lol大司马临死前,最挂念的就是女模,现如今女模终与使君一同来祭拜,小公主与lol大司马若能了解,定十分开心。”

郗翰之行至前,愕然不由自主激起嘴角,平常里总寡言少语的庄严肃穆容貌间,也多了一些温和之欲,道:“崔公于我,过去便如师如父,现如今也是尊长,他的养育恩,我今生难以忘怀。这么多年,也幸亏鲁叔守在这里,倒就是我,不常到拜,确实愧疚。”

鲁任到了年龄的衰老容貌高兴得慈和,不断摆头道:“哪里哪里,我老迈,做不来旁的事,只有替lol大司马守在这里。使君不一样,这些年于军内迎战,屡立贡献,lol大司马若了解,必须叹一声,当初未看错人。”

二人在前正说着,阿绮却停留,已不向前,望着附近略微***的青山绿水,道了句“夫君优先,我稍候再去”,宛然是不肯与郗翰之一起去拜祭。

鲁任一愣,表面喜色发僵,这才患得患失发觉这夫妻二人间与众不同的疏远与冷漠,并无一点儿结婚的甜美相爱。

郗翰之不由自主皱眉,心存不爽,本来擒着笑靥的相貌也逐渐冷下,扫视着眼下风轻云淡的女人。

当初这桩婚姻大事,就是崔公亲身定好,现如今已结为夫妇的二人至崔墓园前,却不一样行,豁然是因她压根不屑一顾认可二人的关联。

然究竟顾虑这里,不应该多生枝叶,便只忍下一肚子繁杂心态,一言不发,往碑向前去。

鲁任不知道这对夫妻之间有什么龃龉,竟生分到此,却也不可以多问,只能收敛性神情,一言不发,引阿绮往一旁庐中暂歇,好半天,方轻叹道:“女模,但是使君干了哪些,惹女模不悦?若是如此,女模定要坦言。使君是贫穷人家出生,脾气坚毅了些,免不了有不讲情面的情况下,可他向来通情与理,又敬着lol大司马,好好说一说,定也会让着女模的。”

他虽说仆人,却方知二人品性,于她们也深有情感,自不肯见其这般,这才言出安慰。

阿绮立庐下,愕然淡笑,一双美眸往附近的葱翠山坡间放眼望去。

金黄阳光下,青年人幅巾束首,一身大袖长衣,做乡绅穿着打扮,可那颀长的身影间,却仍显出不可忽视的英武之气。

他立在墓前,毕恭毕敬躬身下拜,庄严肃穆而端庄,高挺而刚毅,一如很多年前,她见过的哪个银甲大砍刀的青少年夫君。

阿绮眼里稍有恍惚之间,望着那道身影,渐与记忆里的爸爸样子重合,轻声道:“鲁叔,他仍未干什么,仅仅,我和他性格不和而已。”

他现如今,并未做了一切愧对于她之事,任她与谁诉,怕也不可以获得一点儿了解。

只不过是,她心里早已衷于。

那站在爸爸墓前的夫君,将替爸爸完成一生心愿,将为民不聊生很多年的上百万晋人一展威势,更将令这一偏安江左的软弱无能官府改日换日。

只遗憾,终非她今生能借助的人。

鲁任想说又不敢说望着她,缄默很久,终只一声叹息。

……

宫城中,萧明棠匆匆忙忙自所居之西殿赶至宣训殿时,到底是晚了一步,望着早已空落落的正殿,终归是未憋住心里的固执怒火,挥袖将手头正点燃香雾的青釉瓷炉一下扫落在地。

瓷炉坠落,破裂之声传遍殿中,伴着飘飘洒洒的香灰,一片狼藉。

年青的君王猩红着双眼,怒视着我自岿然不动坐于座上的苏后,咬紧牙质疑:“妈妈明知道阿秭压根不肯与那郗翰之相处,为什么仍旧教她离去健康?”

苏后趾高气扬俯瞰着娇嫩的君王,冷冷道:“皇上何因气愤?是阿绮自身要去,我就是作为皇太后,难道说还能坦言教她们结婚的夫妻两地分居两个地方?”

萧明棠嫩白的表面,忧郁之欲再不掩盖,恨恨地瞪一眼苏后,回身便欲出殿追求。

然并未踏外出去,却听苏后一声厉喝:“拦下他!”

候在殿外的十余健硕宫人立能应声而出,眼神呆滞遮挡他的去向。

萧明棠步伐被阻,只能两手攥紧,咬紧牙回身,望着隐在黑影下的苏后,咬紧牙道:“我想去寻阿秭,我想让阿秭做我的皇后,妈妈莫阻止我。”

高座上自始至终恬静的苏后好像听到了有趣的事一般,笑出眼泪出了声,似看黄口小儿一般望着自身的孩子,摆头讽刺:“皇上莫不是糊里糊涂了?阿绮早在一年前,便已嫁为美艳人妻,怎样还能做你的王后?”

“妈妈!”萧明棠脸色青白交迫,高高叫,“你明知道阿秭并不是甘心情愿地嫁给他!”

苏后慢慢站起,下方台子上行业,曳地的裙裾轻拂路面,于恬静室中传出微小的抚摩声。

她伸出手抚着孩子的发,轻声道:“并不是甘心情愿又怎样?她究竟還是嫁了。”

“更何况,皇上难道说认为,沒有郗翰之,她便能嫁給皇上了没有?她的脾气,皇上难道说不知道?最是与她爸爸妈妈如出一辙的。若教她了解你这皇上的由来,你道她会怎样?”

萧明棠全身一震,薄弱的躯体刚开始轻颤。

苏后冷漠的双眸中外露一些同情:“这天地,只有手握着势力,方能上下别人。近百年前,萧氏祖先以权臣之身谋反立朝时,便终究了现如今君王垂拱,士族共治的局势。彼此无依无靠,如果没有名门适用,缘何立足于?”

“然士族中间亦不缺利欲熏心,欲仿效当初萧氏祖先之举者,那袁氏一族,就是最好是的事例。皇上难道说不知道,眼底下最不应该惹恼的,就是郗翰之,最应亲密接触的,就是苏家吗?”

萧明棠脸色煞白,垂首很久,不甘心道:“可我只想要阿姊陪我。”

苏后目中纵是冷淡:“皇上该娶个苏家女模做王后。对于阿绮,待郗翰之没用时,随你怎样,只别教她留到宫里便好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宏宇励志网 - 励志语录 - 励志短句 - 励志的句子 -励志的图片

http://www.5jaja.com/

统计代码 | 京ICP备100000000

Powered By Z-BlogPHP 某某网络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Honor accompaniments. theme qksummer